• <nav id="4ymyy"></nav>
    <menu id="4ymyy"></menu>
    <menu id="4ymyy"></menu>

    水瓶座和射手座的星座配對

    水瓶座和射手座的星座配對

    水瓶座和射手座

    水瓶座和射手座的星座配對

    水瓶座和射手座

    兩情相悅指數:5

    天長地久指數:4

    配對指數
    友情:★★★★
    愛情:★★★★
    婚姻:★★★
    親情:★★★

    談情必讀:

    符合要求,自得其樂的一對情侶!!

    射手座自由而又獨立的人生觀和水瓶座非常相近,水瓶座最討厭癡纏型的伴侶,對你就是正中下懷了,你們都不喜歡無變化的生活,生活圈子又廣泛,如果要你們吃力地浪費時間去照顧伴侶,你寧愿放棄他。

    所以你們是同居的理想者,因為根本很多個晚上你們都沒有機會見到對方,他不知你何去何從,但你完全不會介意或者擔心,因為你自己都會是一樣。要選擇結婚時,必先考慮你們可不可以管理到一個家庭,否則受苦的不是你們,而是你們的下一代。

    性生活也算是絕配的一對,非常享受這個過程,可以沒有其它壓力,純粹以達到滿足性欲為前題,也不會因為對方有其它性關系而忐忑不安。

    他巧妙的融入妳的生活之中,并且為你添加了許多額外的趣味,和他在一起,你真的享受到所有自由的樂趣。

    射手座--水瓶座

    射手座和水瓶座隨著友誼和命運的3—11日宮型中熱烈的鼓點起舞。有時他們一起喧鬧地激動起來,有點有不可思議,但是令人興奮,就像氣和火常有的那樣——激發思想的火花、爆發驚人的異想天開,有時煥發各自的光彩,有時也挫傷各自的銳氣并隨時讓別人迷惑不解。

    射手座春情不自禁地具有快樂基調,因為他們是天生的樂觀主義者。但他們也是天生的不可知論者。要同時顯示樂觀主義和懷疑主義互相矛盾著的品質是一種復雜的平衡表演,但射手座人設法做到了。這就是占星術中所說的雙星宮相——或叫做具有兩重性的日宮。射手座的半人半馬,因此射手座人是半喜半憂,半輕浮半莊重,半癡半智,半丑角半哲人。他們并不像雙子座那樣純屬人類復制品,他們具有兩面性。

    水瓶座人是具有兩重性的星相,因此水瓶座人盡管有時比射手座人更具有對抗性和矛盾性、但他們不像射手座人那樣天生受到雙重星相的影響。實際上僅用兩面性來描述受天王星主宰的男女是不夠的。只與自己的兩面碰來碰去,很容易變得厭煩。典型的水瓶座從有十多種個性。只有擁有兩種個性會顯得平庸,而水瓶座的星相與平庸毫無關聯。水瓶座人蔑視平庸(并且憎恨虛偽),他們更切于奇跡、所有的魔力和瘋迷。他們,一言以蔽之,與眾不同。

    綜合木星(射手座)的遲鈍基質和天王星(水瓶座人)的不可預測的品質會產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水瓶座人的確喜歡讓別人感到驚訝,但他們很少說明他們用心何在,并且他們還想破壞其他人想要造成的驚訝效果。

    如果一位占星家能集中地球上的智慧,用一句話來規勸射手座和水瓶座實現和平共處,這句話將是奉勸他們雙方做一次巨大的努力(人僅是考慮和原則上的同意,而且要去做),在所有情況下都保持平靜、冷靜和鎮靜。只有這么幾個不同詞,但對這兩類凡人來說至關重要。射手座是火相,因此十分反復無常。當水瓶(記住水瓶座是氣相)起了點風并煸著了人馬的烈性——不情愿的爆發會惹起水瓶座氣的習慣性怒潮。

    一般而言,水瓶座男女天性善良、寬容,樂于擺弄蠢行和天賦,愿意自己活也讓別人活,不煩擾他人,舉止可愛,令人愉快甚至迷人。一般來說,射手座男女自在逍遙,快活友好,對每天人和每件事都同等地容忍,跳來跳去像個籃球或是一只呼拉圈,笑咪咪的惹人喜愛。當他們在路上彼此撞見時,會變得更加可愛、有活力和友好。大多數時候,他們的交往有傾向性和相似性。中是某些情況下,水瓶座氣把射手座人火煸過了頭,而射手座火則逼出了水瓶座氣的狂暴反應。這些情況很少見,不是一般規律。

    一般來說,不論人馬和水瓶只是朋友關系(這時他們會成為非常好的朋友),還是親戚、商業伙伴、戀人或夫妻,不論其關系發展的外部原因何在,3—11震蕩都為他們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并為他們提供了許多彌合和一切重新開始的機會;當他們發生了爭吵,經過事后彼此反省,只會留下一點或者不留下辛酸。通常他們最終和解了,這兩個人是因為受到了3—11日宮型的命運影響。

    他們相聚的好事之一是,人馬的真相利箭在射向水瓶座人時似乎成了像皮頭箭。它們似乎是變軟了。因為典型的水瓶座實際上不那么在意真理。真理不像傷害和激動多數日宮人那樣傷害和激動水瓶座人。他們只是聳聳肩,擺擺耳朵,接受了,讓射手座感到驚訝,后者已經習慣了因為自己無意中侵犯了他人而受到責罰。此外,因為水瓶座人經常用上下顛倒或反向的方式(現實使他們迷惑,因為他們生活在未來)看待生活,還因為他們傾向于樂于悲時、泣于喜時——他們也就傾向于把冒犯當成贊美。

    但反過來,他們不把某些贊美加以善意接納,而可能會動用其逆反癖視之為冒犯。當天王星的颶風越刮越猛,就會煽起射手座火的熊熊燃燒,過分親密的朋友們處于危急時刻,仿佛著了森林大火,這時他們應該聽從前面提到過的星相箴言,即:冷靜、平靜和鎮靜。

    射手座和水瓶座兩方本質上都是人道主義者,都容易被勸導參加增進兄弟姐妹關系——或是動物關系——的事業中。如果他們是其日宮的典型,那么他們都喜愛野營、遠足、與大自然親密交往。他們都喜歡趣事、聚會和人群。他們的朋友載斗量,他們中誰也不能被稱為孤獨者。但射手座人的生活方式更容易被人接受,而水瓶座人或多或少地固守著自己的私生活和習慣模式,同時卻鼓吹要給世界的其余部分來個橫掃一切的變革。這會偶爾引發他們之間的一場混戰。

    射手座是變通的而水瓶座是固定的。變通意味著射手座人非常樂于溝通,他們并非特別目空一切和指手劃腳,但他們也比較愿意我行我素,這兩者的區分很微妙,但其間是有差異的。他們當然不喜歡被拙人呼來喚去——要干這干那——或者被懷疑為不誠實,這時他們會有點惱火,如果確有有點惱火的事。確定意味著水瓶座人時不時地有點頑固,有點犟——你明白,這和易變正擰個個。水瓶座也不謀求權威,但另一方面,他們與射手座人相比,更不愿意被推入自己不想干的事情中。

    水瓶座的奇特的不同尋常的行為只會取悅而不會惹惱射手座人,就像射手座人酷愛旅游、自由和坦率使水瓶座人感到高興一樣。水瓶座人能一眼看出射手座人絕不是偽君子,并看出射手座人值得天王星屬人終生引以為友,天王星人鄙視一切類似做作的事情。你是什么就是什么,跟著感覺做事,想什么就說什么——這是木星和天王星屬人都熱誠信奉的座右銘。

    射手座(女)——水瓶座(男)

    我們從天王星開始,這是水瓶座男人的主宰。這并不意味著在行星中天王星比木星更強大或者思維更敏捷,但它要比木星(她的主宰)更迅猛。天王星掌著雷電,它比你所想到的幾乎任何東西迅猛(或許射手座人的脾氣是例外)。水瓶座男子對科學有不懈的興趣,不論他從事什么工作、不論他做什么事。如果他是園丁,他會想設計空中花園?;◤囊庀氩坏降牡胤酱箳煜聛?,就像起居室里的枝型吊燈那樣;如果他是管道工,他會設法把洗碗機排水管綁在電視上,這樣人們可以一邊看著電視節目一邊收拾因為昨天犯懶留下的碗碟;如果他在圖書館工作,他會科學地編排書架以便顛倒著讀出書名,這是他讀書名的方式,或許他還會用一種特殊的(對他來說是合情合理的)方式將書分類。

    天王星屬下的男子有不同尋常的創造性,總是突然冒出(不是產生出——是突然冒出)別人過去沒想到過(當然是在地球上)的新點子。他的頭腦既才華橫溢又反復無常,他的思維過程十分別出新裁,也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當射手座女子正巧一時對他感到火冒三丈時,也許會帶著可愛得體的風度說他是怪得離譜。但水瓶座男人的科學天性并不受當代科學態度和方法的左右。這很自然。水瓶座生活在明天,他為什么要為今天的規范操心、作一繭自縛呢?你必須承認這種邏輯有一定道理。當代的科學家們即使在傾聽一種新思想之前也堅持要有強有力的事實論證的支持,更不用說加以考慮了。水瓶座人本能地知道,如果人們不愿意先有夢想,不管是多么不著邊際的夢想,而后才開始證實,那么人類社會就不會進步在他看來,另一種過程顯會是完全顛倒了他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發現過程。

    在每個地區帶來知識上的突飛猛進的偉人中有許多人屬于這個積極進取的行星——天王星。地球值得慶幸的是,屬天王星的水瓶座人的出生數量非常公平合理,有男性、婦性和混合性(水瓶座是單性宮,他們都是既有點這樣又有點那樣,所以他們才會如此迷人),要不然我們或許還沒有從穴居階段進化過來呢。

    現在該說射手座女子了。她可能地想(至少是時不時地想),她懷著同樣的深切地感情愛著和恨著的那個水瓶座男人就在那兒,不地別處。他在一個山洞里,像穴居人住在山洞一樣。也可能像動物園里的山洞,有護籬圍著,這樣他跑不了。當然,她偷偷地喜歡上他不同凡響地思想和無拘無束的行為。當她第一次見到他時,她的心被他那特別的不可預見性所吸引,她蹦過去向他打招呼——那天在雨中他給她一把傘,她笑著表示感謝,沒想到傘上全是洞,因為他喜歡在細雨中而不是在大雨中散步。細雨清新,令人振奮,他告訴她說:但過頭了就讓人討厭。你說是不是?

    她拿不準。她點了點頭。但離她拿準還有很長一段時間。等她拿定了主意,她在自己的傘上也扎了許多小洞。這時侯,可能你已經猜到,她也得了他的瘋魔癥。這種病癥有很強的傳染性,更糟的是沒有免疫血清可用(誠信不疑的射手座女子也沒辦法不受她的天王星男子的雷電感染。這一點下面會提到)。

    有時候她會忘記曾經把他的稀奇古怪看成是所有美德中最好的,而把這些看成是所有惡習中最環的。這時,她的木星擴張性會導致她把煩躁發展成真理(或者是她當時認為的真理)排箭一陣猛射,等她有了考慮的機會,發現自己太魯莽了,她會后悔,還可能忙不疊地道歉:她后悔對他說得去檢查腦子、說他丟三拉四。他十分可能原諒她——他會讓她震驚,他會因為記不起她說過這些話而迷惑。他忘了?當進他一生氣把一瓶膠水全倒在她頭上了?他怎么會忘記了?不管怎樣,他忘了。水瓶座人腦袋里不存無關緊要、已經不再管用的信息,這會占據創造性思想和對事物的跳躍性思維的空間,后面這些才是切實重要的。

    射手座女子較為開朗、勇敢和誠實,讓水瓶座男人心花怒放。他真的被她顯而易見的不做作、開朗和友好的風度感動——還有她顯而易見的正直。所以她才會有時說一些魯莽率直的話。至少她不撒謊、不裝成別的什么人或什么東西,她就是她自己。她真實不虛偽的,是他最喜歡的那種人。他請她做朋友,然后——她充滿希望地認識到這是她從男性那兒得到的最認真的邀請。因為對水瓶座人來說,從不輕率地接受(或給予)友誼,水瓶座人對待友誼比當今大多數人對待愛情看得更重。因此,被邀作他的朋友的差不多等于是其他日宮男子提出的結婚請求?;蛟S更進一步。當戀人或夫妻也能成為真正的朋友時是絕對了不起的,是珍貴的羅曼蒂克的獎賞;這對男人和女人的關系能比許多其他夫妻的關系更易于達到理想的狀態,這得感謝他們的3—11命運的震蕩圖。

    因為射手座女子本身是個友好的人,她信任幾乎每一個她遇到的人,與他們分享她開誠布公的交往方式,表達她對所有事件(羅曼蒂克的或者是柏拉圖式的)感受。再說一次。人類天性變化無常,她感到夫望。她經受的教訓很少讓她怨恨,她很少壓過她的木星熱情和樂觀的世界觀,但教訓會讓她變得有點懷疑。字典中怨恨的解釋是:表示憎恨和不滿的女人(她的生辰圖上帶有十分沉重的折磨的痕跡)。但她肯定是個不輕信的女人,直到她確信時才不懷疑——并且她肯定是個帶著疑問的女性,她充滿了疑問。從她小時候起,她就開始問這個世界在忙些什么,它轉來轉去不過是又回到了起點。她更多地問愛情。她政治學、建筑、電影、書籍、廣告、動物學和生態學——特別是宗教有疑問和好奇心。她從虔誠的宗教轉向完全的無神論,然后又變回來……一直在探索……尋求真理。她也擁有預言的天賦,這一點她可能幸運地沒有注意到,而且心靈中有個快樂的哲學家。她詢問親友和陌生人之后得出的多數結論都是歡樂的,在最后的分析中,包含著對未來的積極象征,和彩虹般的希望。她不愿意糊弄別人,也不愿意自己被欺騙,這很公平。盡管她有閃光的理想主義,她還是愿意就事論事,這樣她就能與現實而不是空想打交道。因為她生性屬于一個帶有兩重性星宮,她會是個令人費解的矛盾體,即使是面對一個水瓶座人。

    水瓶座男人對她的觀點經常是同意多于反對。區別在于可能他比她更早地認識到現實本身可能就是一場空幻——其他人稱作空想的東西可能真正的現實。理論本身會使他迷惑,她會問他千百個問題,激動地,直至深夜……她好奇、敏捷的頭腦總是被新概念驅動著。

    在直至深夜的哲學討論會中他也會被激動起來,但不是被個新的概念。通常水瓶座男人不會不適當地注重人類的兩性關系方面。但是一旦有肉體的或性愛的念頭偶然植入他的天王星般的頭腦,它們就會像他令人眼花繚亂的精神園地中的其它種了一樣生長、發芽——快速地,并且發生了奇異地變化,但是很美麗。

    射手座女子易對沒有想象力、沒有激情和平庸的做愛感到厭倦,幾乎可以不夸張地說她會落淚。當她的水瓶到了(最后)向她表示肉體上的愛情(或者給予他的友誼,這對他來說是一回事)的當口,他當然不應讓她的灰心。有時他的溫柔和觸摸讓她心跳。

    射手座和水瓶座之間有做愛永遠不地平淡。氣煽起火的激情,有時候是用最微弱的氣息。她的火溫暖他空氣般的冷漠,把它變成深切的愿望和不懈的渴求,其他女人很少能讓他這樣動情。這兩個人彼此呼應著高漲的情緒,因為他們都懂得:性愛會是歡樂的而且會是至高無上的。他們的親密關系好像嬉戲的輕風那樣捉摸不定,時隱時現,又輕柔靜謐仿佛大林莽中飄落的一場雪,平靜又安詳。

    有時候,他暴躁的氣宮怒火會像睛空霹靂那樣瀑發。有時候她的木星脾氣也會發展成暴怒,她會在房間里把冰雹般的無情責罵向他那邊的拋過去。但他只會戴上耳套,再在她新買了T恤衫上用粉筆寫上一句:現在真的是半夜。她就會軟下來。事情過后他們會一起去尋找樹林中的一條潺潺小溪,點一堆篝火,在微光中靠著一棵奇形怪狀的樹,一邊嚼著餅干,一邊互相講述鬼的故事。

    標簽:水瓶座和射手座配對水瓶座和射手座星座配對水瓶座射手座星座配對射手

    星座工具

    粗暴屈辱玩弄h郡主
  • <nav id="4ymyy"></nav>
    <menu id="4ymyy"></menu>
    <menu id="4ymyy"></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