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4ymyy"></nav>
    <menu id="4ymyy"></menu>
    <menu id="4ymyy"></menu>

    互戴綠帽的開放式婚姻,會是未來的潮流嗎

      我已經結婚18年了,一直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女人。在這件事發生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有一個開放的婚姻,和我的丈夫玩...開放式婚姻好嗎?

      一個被欺騙的女人的焦慮和痛苦

    互戴綠帽的開放式婚姻,會是未來的潮流嗎

      事情要從我丈夫的電話里接到一個女人說起。

      我叫小羽,今年40歲,老公小海比我大2歲,有一個女兒,上大學。

      我和小海是創業夫妻,吃了很多罪,現在也算出了頭。

      自從孩子上了大學,家里只剩下我們兩個,回家也沒多少話。

      他比較忙,我是個文員,工作比較清閑,本以為日子會這樣過下去。

      直到有一次,我半夜醒來,才發現小海不在身邊。

      一看時間,凌晨三點半,房子里也找了一下,沒有人。

      我打電話給他,原來是個女人接的電話,我以為打錯了,直接掛了。

      我又打電話,還是一個女人接電話,沒等我開口,她先說:嫂子,小海已經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聽到這樣的話,每個女人都會發瘋。

      我整晚都沒睡,我總在想他到底是什么時候出軌的?什么樣的女人出軌?

      我試圖從一些線索中找到他作弊的證據,從來沒有覺得夜晚這么長。

      幾乎一夜沒睡。

      早上他回來的時候,看到我憔悴,沒有多說什么,還是像以前一樣,給我倒了熱水。

      我沒有時間發脾氣,他先開口了:

      “你昨晚一夜沒睡,你為什么不休息一會兒我們再聊一遍?”和老公感情不和怎么辦?0元領取一次專業分析!

      我只是盯著他不說話。

      他繼續說:

      “昨晚她說她不舒服,我就去陪她。我只想享受生活。當我老了,我們將一起度過晚年。孩子結婚了,我們出去旅游?!?/p>

      他就這樣說出來了,仿佛出軌只是一件小事。

      他還說:

      “說實話,我從沒想過和你離婚。我只是覺得我已經結婚這么多年了,我的感情很平淡,所以我想找到一個刺激。我受不了每天喝開水。我偶爾喝一杯來緩解我的渴望。此外,床上的東西必須是新鮮和刺激的?!?/p>

      沒想到他一點也不后悔,原來他已經出軌六年了,而我卻像個傻瓜一樣蒙在鼓里。

      想到以前對他的好,我覺得惡心。

      我把他每天喂魚的魚缸砸了,回到家也是拉著他的臉,不給他做飯,家里什么工作我都不做。

      但是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我想做什么他就讓我來,也不會再說我了。

      也不是沒想過離婚,可是,離婚后我的孩子怎么辦?跟著他下來的家業怎么辦?

      每一天都像在冰窖里在酷暑中煎熬,一會兒覺得心涼,一會兒生氣。開放式婚姻好嗎?

      我感到沮喪或瘋狂。

      我覺得真正付出過的女人哪一個不是這樣受苦的?

      我意外地開始了開放的關系

      猶豫,掙扎,想了想,終于提到離婚了。

      小海說:“我知道我出軌對你真的很有害,我們這么老了,離婚對誰都不好?!?/p>

      我冷笑道,現在知道對自己不好?

      他居然說:“是我先對不起你,否則你也找一個,也許到時候你的想法就會改變,能理解我的感受?!?/p>

      我真的沒想到他會說這么惡心的話。其實我知道他出軌多年,心里很不平衡。我不想找情人報復他。

      那樣的話我就直接答應了,總之我一定要報復他,我說我一定要找幾個男人。

      相反,小海笑了:“近幾年來,我們的性生活質量嚴重下降,很久才來一次,你心里也不舒服?!?/p>

      小海這樣說,倒是說中了我心里的感覺。

      這幾年我們就像無性婚姻一樣,偶爾做的時候也不是很滿足。

      難道,我們的婚姻真的走到了不可或缺的地步嗎?

      本來我是想離婚的,但是聽了小海的話,心里總有一些別的感覺。

      就在我搖擺不定的時候,我遇到了小凱。

      在一次同學聚會上,我遇到了前同桌小凱。

      我們聊了很多,感慨萬千,再加上喝酒,身體熱情,干柴烈火。

      也許是因為刺激,也許是因為復仇,我經歷了很久沒有的快樂。

      本來我不想繼續跟小凱,但想到小海的行為,我答應了小凱的追求。

      從此,我也徹底陷入了這樣的混亂關系。

      也許是因為心里的復仇感,我對小海的仇恨也沒有以前那么深了。

      不久小海也知道我有了情人,我們開誠布公地談了這件事。

      他說要讓我保護好自己,還和我約了三章:

      注意衛生,不能染病

      你不能把它帶回家或附近嗎

      不能讓別人知道

      你不能把家里的錢給第三方

      當他一本正經地談起這件事時,我覺得他好像在談別人的事。

      現在,兩個人都出軌了,我干脆破罐子破摔。

      就這樣,我的婚姻變成了開放式的婚姻,我在四人關系中找到了微妙的平衡。

      陷入情欲,回到最初的痛苦

      和小凱在一起之后,我們經歷了很多。

      以前不敢在小海面前做的事,我都跟小凱做了。

      談到開放式婚姻,小海說:

      只玩身不玩心,就算出去做過山車,刺激了,即使再喜歡,多玩幾次就夠了,總不能住在過山車里。

      也許是把事情都攤開了,我和小海的關系比以前好了,偶爾也會有性。

      小凱對我也不壞,他總能滿足我,單憑這一點就足以釋放我心中溫暖的荷爾蒙。

      也許曾經是同學的原因,無論是談論青春的未來,還是談論人生的哲理,我都能和他聊上很久,不知不覺中這樣的關系竟然維持了三年。

      我以為我們的關系會一直這樣下去。

      直到有一次,小凱去另一個城市出差,我也和他一起去了。

      晚上在酒店的時候,也許我喝多了,我對小凱說:“我愛你”

      沒想到小凱的反應有些激烈,他說:“別說愛情,我們只是彼此合拍的玩伴?!?/p>

      不知發生了什么,聽他那樣說,我的心很難過。

      我不想承認,但是我心里的惡棍一直告訴我,我愛上了小凱。

      本以為開放式的婚姻可以救我,但我發現,我終于陷入了無法自拔的境地,我很后悔開始了這樣的游戲。

      也許是看到我動了心,小凱說希望我們斷了聯系。

      想想過去的幾年,難道都是泡沫嗎?

      看到我變得消沉,小海一眼就看到了,他說:“這是一個游戲,你犯了這個游戲的大忌,所以你被淘汰了,但你也不必這樣,畢竟這只是一個游戲,再玩一次就好了?!?/p>

      原來,在這場情欲游戲中,只有我動了心,他們只是玩而已。

      我后悔自己為了報復小海一時沖動出軌,現在只能自食其果。

      相反,我們的婚姻迎來了一個不開放的結局,身體是開放的,心卻被困在情欲中,一時的貪欲并沒有給我解脫。

      小凱走了,小海還是那樣,可是我卻筋疲力盡。

      對我來說,出軌是一場玩不起的游戲,也許這就是出軌的報應吧,現在想想,自己一開始真是鬼迷心竅。

      突然覺得這樣的婚姻就像枷鎖。

      在開放式婚姻中,我沒有得到答案和歸屬,我不知道該去哪里,我只知道我和小海再也回不去了。

      或許從一開始我就應該選擇離婚,只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后悔藥。

      這么多年過去了,孩子也快結婚了,我不知道將來會是什么樣子,但是現在我也只能這樣忍受。

      開放的是身體,封閉的是心靈

      我經常在各種場合被問到:怎么看?“開放式婚姻”?“開放式婚姻”會不會是未來的嗎?

      我認為“開放式婚姻”不是婚姻的進化,而是婚姻的倒退。

      為什么這么說?

      因為“開放式婚姻”不符合人類文明發展的方向。

      這個方向是什么?

      眾所周知,人類一直在進化,這種進化人類。

      人和動物到底有什么區別?

      簡而言之,人們可以自己的程序員,可以改變自己的生活,而動物只是機器人,執行本能的安排。

      舊式婚姻的本質是動物。例如,婚姻是為了生一個兒子,繼續熏香。對人最大的詛咒是“斷子絕孫”。

      這和動物沒什么區別。

      但是當人類文明發展到一定程度時,我們發現了愛情這種東西。

      婚姻不再只是一種傳宗接代的關系,而是解決我們彼此心理滿足的關系,后者在婚姻中越來越重要。

      我們現在的丁克婚姻(選擇不生孩子)是100%的嘗試“只有情感關系,沒有繁衍關系”的代表。

      但是婚姻有一個難點,那就是“七年之癢”,甚至“三年之癢”。

      “癢”是什么?

      也就是說,我們發現關系中有太多的矛盾和不滿,我們無法處理。

      所以我們有兩個選擇。

      一個選擇是提高我們解決矛盾的能力,解決它。

      我們會找到一個選擇“代理”解決問題。

      就像你家的廁所壞了,你可以去修,也可以選擇每天去鄰居家上廁所。

      提高我們解決問題的能力,這就是人類解決問題的能力“人性”努力進化。

      試圖用性刺激來消化婚姻“癢”,實際上是一種退化。

      比如之前有個男人跟我說,他和妻子結婚3年了,越來越沒有欲望,很想調情出軌。

      我問他什么時候,他開始對妻子失去欲望?

      他說,當妻子用特別專注的眼神看著剛出生的兒子時,他不知道為什么會感到特別難過。

      他突然想到,小時候媽媽生弟弟的時候,他常常在半夜哭醒。

      讓他哭醒的噩夢往往是一幅畫面:

      母親抱著弟弟,開心地笑了,

      他去抓媽媽,可是怎么抓,抓的都是空氣,

      看來他和母親永遠分開了,他變成了鬼,

      人和鬼是不同的,我媽永遠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說到這里,他大哭了。

      我終于知道,他不可抗拒的性源頭,其實是一個孤獨的5歲男孩被窩里的淚水。

      假如他變成了動物,他就會一次又一次地忘記這些痛苦。

      但代價是他越來越少“人”,他的心永遠封閉,最終性成為“毒品”他必須殺死“內在的自己”,才能活在人間。

      但是當他哭了,當他明白了,當他能擁抱小男孩的時候,他發現,對妻子的渴望神奇地恢復了。

      所謂的“新鮮感”根本與性無關,但與你無關“遙遠的哭聲”有關系。

      只有當我們以對待人的方式對待自己時,我們才能感受到作為一個人的幸福。

      而當我們以動物的方式對待自己的時候,我們就活在一個人面獸心的地獄里。

      開放式婚姻好嗎?相信我,自欺欺人,絕對不是幸福,而是一種深深的痛苦。

    粗暴屈辱玩弄h郡主
  • <nav id="4ymyy"></nav>
    <menu id="4ymyy"></menu>
    <menu id="4ymyy"></menu>